投资中的“伪智慧”

如果投资界中没有大量的“伪智慧”存在的话,那么索罗斯的“证伪艺术”就无用武之地。时代的局限和人性的弱点促成了市场上一幕幕的非理性繁荣。投资中的“伪智慧”

身边的一些理念,确实值得我们去商榷和思考,比如:

1、长期有多长?! 长期持有似乎成了价值投资的标签,但是到底多长才叫长期?说法有二。一则是,华尔街投行有句名言:“隔夜即长期”,以最快速度将资产转手卖掉获取稳当的中介收入,就是赖以长期生存的资本,对他们而言这就是长期。另一则是,好的投资一旦买入永无卖出的时机(费雪语),长期即是永远。这两种价值观有着“瞬间即永恒”的哲学美感。然而,投资中最糟糕的状况莫过于是与烂公司一起浪费光阴了;显然,一笔投资好坏与否不应以持有期限为参考,至于那些所谓中线长线持股等评语纯属技术流派,不在价值讨论范围。

2、人人都是价值投资者?随着市场的活跃,各类基金又开始热销了。基金公司的自我营销似乎已陷入“文字游戏”的困境,谈不上有自己的个性和特色。50多家基金公司掌管的100多家基金,人人高举价值投资的大旗,在投资界里似乎宣称自己是个“投机派”就如同当众宣称自己是个同性恋一样,唯恐避之不及。真有那么多价值投资者吗?他们都在干啥?香港市场的追涨杀跌远比国内状观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金扎堆。

3、调研的尴尬 跑上市公司调研就是价值投资吗?实用的东西一定是来自经验主义吗?个人认为,到上市公司董秘处调研无异是问路于盲,除了得到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外,没什么太多益处。好的研究创造价值,糟糕的研究还不如不研究。

4、顺势而为 资格老一点的投资者常常会把顺势而为挂在口头上。窃以为,“顺势而为”和“低买高卖”是投资界中至高无上的两句废话。 “历史潮流浩浩荡荡,顺之则昌,逆之则亡”,从1919年的五四运动到1949年的建国再到1989年的动乱,但能看清楚历史潮流的有几人?我看是一个没有。我们皆是凡人,看不清潮流所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然而糟糕的是,若打着价值投资之名,行侥幸投机之实,成为一名“伪价值投资者”是件很危险的事。

既然将如此种种称为“伪智慧”,那什么才是投资的正道呢?在下才疏学浅不敢妄言,引一则典故以示共赏。

伟大的巴菲特本周捐出了其85%的资产(约370亿美元),不但能赚到钱还能捐出去,只能用神奇来为之定义。成就非凡的巴老称自己的思想80%来自格雷厄姆,20%来自费雪。我想中国从一穷二白起步,百废待兴,或许费雪的思想对中国投资者更有意义。费雪曾举过一个有趣的例子来陈述他的投资思想。

假设你从学校毕业时,班上每个男同学都亟需钱,金额相当于他们开始工作后12个月收入总额的10倍,则他们的余生里,每年收入的四分之一会交给你,但你的钱只够和三位同学签约。这时,你会马上分析你的同学,你的推理过程会很像投资人运用良好的投资原则选股,这种选人的智慧和选股的智慧很接近。最后,有三位同学与你达成交易。十年后,三位中有一位表现十分突出。他在一家大公司工作,一再获提拔,公司内部传言,再过十年他就是总裁,到时其收入将更可观。这种情况下,有人建议你将已经“涨过头”的未来总裁抛掉,以6倍于原始投入的价码转手卖掉,去与另一位同学签约,因为他现在的收入与十年前踏出校门时一样,“潜力非常大”,你一定觉得提出该建议的家伙应该去做脑部检查了。

这虽然只是一则寓言,但是已经很清楚地阐述了投资的精髓。

说到鉴人,则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朵奇葩。《后汉书》中的《许邵传》:“许劭字子将,汝南平舆人,少峻名节,好人伦,多所赏识。若樊子昭、和阳士者,并显名于世”。曹操尝问许子将:“我何如人?”子将不答。固问之,子将曰:“子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。”太祖大笑而去。许邵喜好人物识鉴与人物品评,不但点评人物众多,而且百发百中,并创造了“月旦评”的品藻形式。

如此可见,鉴人之术与鉴股之术旁通共融,渊源极深。

这也印证了芒格的一句话,他说:“我从不为股票而支付内在价值,除非像沃伦·巴菲特那种人所掌管的股票,只有很少人值得为了长期利益投资一点,投资游戏总是蕴含考虑质量与价格,技巧就是从你付出的价格中获得更好的质量,很简单。”

打造投资团队的几点体会 理财知识

打造投资团队的几点体会

打造投资团队的几点体会:   1)投资与研究脱节的必然性矛盾:投资是一项很个性化的艺术。投资与研究的脱节,似乎无一例外。国内的投资机构如此,国外的大行也是如此,买方与卖方达成统一非常之难,只有一个大脑...
浮盈管理的艺术 理财知识

浮盈管理的艺术

“利润总是能够自己照顾自己,而亏损则永远不会自动了结” 说这话的是杰西.利弗莫尔,他是华尔街的投机大王;以48年的投机经验来看,他认为真正的利润总是来自那些从头开始就一直盈利的头寸,因此,他坚绝反对向...
投资获利来源,与增加获利来源 理财知识

投资获利来源,与增加获利来源

最近市场跌了下来,很多人忙碌了好一阵子在各种资产中换来换去,最后还是赔了钱。 甚至许多表面上看来光鲜亮丽颇专业的人,骨子里也是没什么赚钱。 我想关键是市场好的时候,大家都把投资赚钱想的简单,而市场不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