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报摘]行至“十字路口”,棕榈油面临方向选择

    文华财经(编辑整理那娜)-据期货日报6月22日报道,6月即将进入下旬,棕榈油在每年的4至6月都是库存较低的时段,能支撑棕榈油价格上涨,但今年这段时间走势却十分反复,9月合约在5月7日最低下探4326元/吨后,展开反弹,最高涨至4542元/吨,但好景不长,近期又回落至4300元/吨附近。棕榈油为何延续疲软行情?
    市场信心仍然不足
    6月12日马来西亚棕榈油局公布的5月数据显示,库存继续下降至244.74万吨,较上月272.97万吨继续减少,较年初300万吨明显下降。这本是利多,但市场反应平淡,随后仅反弹2天就再次调整,显示市场信心依然不足。究其原因,首先是主产国即将步入库存增长周期,市场担心5月库存下降可能是强弩之末,即使数据向好,仍然担心6月库存增加。
    其次近期原油下跌,影响商品价格下降,市场优虑影响生物柴油消费,棕榈油这时也难独善其身。全球棕榈油制生物柴油消费主要集中在印尼、欧盟和马来西亚,其它的占比较小。印尼和马来西亚都是强制掺混生物柴油,原油价格波动其实对其影响较小。美豆油年内走势偏弱,也给棕榈油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下行压力。
    2019年斋月从5月6日至6月5日,斋月前油脂进口商一般会国货,这会影响斋月后的需求。如表1所示,表中数据是2014年至2018年马来西亚棕榈油局公布的月度出口数据,一般斋月后出口量都会回落。2016年节后出口反而增长,是当年受到强厄尔尼诺影响,主产国库存逐步降低,市场普遍看涨。而2018年节后出口降幅达22.98%,主要是当时印度和欧盟都在限制棕榈油进口,导致棕榈油价格持续走低,商家也不看好,普遍随用随买,加剧了需求下降。可以看出,市场有买涨不买跌的特点,如果看涨,贸易商会更多的买入现货,国积待涨,当看跌时,大家都不敢存太多货在手里。这样大量库存就滞留在主产国,继续压制价格走低,造成恶性循环。船运调查机构ITS数据显示,马来西亚6月1-20日棕榈油出口量为889568吨,较5月同期出口的1018366吨下降12.7%。今年是否重现2018年的情况呢?这或许是市场近期忧虑的因素之一。

    供应充足,价格疲软
    近几年随着印尼增加种植面积,产量已经远远超出马来西亚,成为名副其实的棕榈油第一大国,年产量超过4000万吨,国内消费也超过1000万吨。印尼国土面积广阔,人口众多,人均GDP仅为马来西亚的三分之一。棕榈油种植园主要成本是土地和人力,印尼在这两方面有明显优势,印尼棕榈油出口价格一般低于马来西亚。但印尼棕榈油相关数据公布不及时,印尼棕榈油协会至今还只公布了3月份的产销数据,因此跟踪印尼和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差,就成为能及时反应印尼棕榈油供应情况的指标。
    从历史数据看,当价差走低时,都会带动棕榈油价格下降。如图中所示,2018年6至7月,价差最低跌至-150元/吨,当时期货价快速下跌至4620元/吨。在2018年9月、11月以及2019年3月也出现过类似情况。近期价差再次持续走低,说明印尼棕榈油供应充足,致使印尼出口商不断压低价格以吸引买家,或引发期价再次下跌。

    库存压力缓解,继续下跌空间有限
    印尼出口量在全球贸易中占比最大,印尼出口价格变化能决定市场的走势,如图2所示为2018年以来印尼出口至中国华南口岸CNF价变化曲线图。图中所示在2018年底当CNF价跌至500美元/吨时,有较强支撑,持续振荡后展开反弹。近期CNF价再次走低,有二次下探500美元/吨的迹象,届时将会有较强的支撑。理由很简单,印尼在2018年10月末时库存高达440万吨,现在已降至243万吨,降幅接近50%,这时价格跌再破500美元/吨是不合理的。

    综上所述,棕榈油供应充足,原油价格走低,加上棕榈油价格仍处于下跌趋势中,相关品种大豆全球也库存充裕,当下油脂缺乏做多题材,市场信心有待培养。近期期货价格持续处于升水状态,也抑制了期货市场的做多热情。若后市棕榈油继续横盘振荡,则表明走势偏弱,有再次下跌的可能。但从现货价格走势分析看,下跌空间不大。若后市再次快速下跌,并出现期价贴水现货情况时,则是逢低买入的好时机,破而后立也是市场的一种可能走势。

    原油实力排名:中东占据中心地位 财经新闻

    原油实力排名:中东占据中心地位

    今年3月,我们开始了一系列有关原油价格最重要的国家的活动。最初的前5名如下: 1.美国 2.俄罗斯 3.沙特阿拉伯 4.伊朗和伊拉克(并列) 5.委内瑞拉 5月下旬,我们更新了该列表,并将重要性的前五...